居一龙的弟弟居二龙

【巍澜/罗浮生✘冯庸 R18】 生哥饶命!(三) 加长豪车开起来!!!!




脑洞来源!

生哥饶命!(一)

生哥饶命!(二)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加长车来啦!!!!!

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罗浮生知道这小祖宗的脾气,眼下虽是软着身段求饶,心里却是不会服气。他张口把那受伤的rushou含进去,恶意的用牙齿咬住,狠狠地咂弄着冯庸红肿不堪的rutou,似是非要吸出点ruzhi不可,冰凉的手也不安分的顺着...........


   点我看生哥激情腰精

   瞧瞧看看!!不好吃不要钱!!


--------后来的冯大少爷--------



     自从那天那顿教训之后,冯大少爷明白了一个道理:千万不能惹美人,尤其是他家的这种大美人。

 


【巍澜衍生/罗浮生✘冯庸 R18预警】生哥饶命!(二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脑洞来源

         生哥饶命!(一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罗浮生-------
      听完手下兄弟的汇报,罗浮生大手一挥把眼前的茶杯摔的是四分五裂,可怜兮兮的躺在地上。在处理完上海的事之后罗浮生匆匆的赶了回来,想给那人一个惊喜。结果听完手下的回报之后,他只想把那人绑回来。
      去上海之前他就知道自家这个小妖精肯定闲不住,平时小打小闹也就算了,这次怕他趁自己不在惹出什么祸事,专门派了一些人盯着他。好嘛,连窑子都敢去了,自己头上的这顶绿帽子算是带正了。
      “明早带些兄弟随我去冯家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第二天早上------

     做了一晚噩梦的冯庸在第二天早上被一阵敲门声惊醒,他光着个膀子,露着满是红痕的小腰走到阳台,想看看是谁一大早上这么闲的蛋疼。没成想,这一往下探头可坏了,正对上罗浮生那双带笑的眼睛,那双眼睛紧紧盯着他胸膛上的那些红痕,和那介于男人和青年之间精瘦的腰肢。没等他反应过来,罗浮生已经踹开了门,来到了二楼卧室,果然,床上有个女人。罗浮生出言讽刺:“呦,可以啊冯大少爷,这女人怎么样?伺候的你爽不爽?” 冯庸缓过神来揉了揉脑袋回怼他:“我最晚爽得很 ,就不劳你费心了。这是我家,要找我下去等,我现在要换衣服了。”  罗浮生看着他那副无所谓的脸心里气极,出手握着冯庸的腰肢把人摁在床上,但脸上还是那副戏谑的表情:“来人,把冯大少爷给我绑了。”
    

   -------洪门刑堂----------- 
   

    微弱的烛火点亮了这个原本用来审讯和惩治的地方,墙上挂着的各式刑具在烛火的映照下反射出凛冽的光泽。原本应该绑着犯人的刑架上却是绑着一个身形修长上身赤裸的青年,
  

   “罗浮生 ,你他妈放开老子,你想干什么!一日夫妻还百日恩呢,咱俩都多长时间了!你敢绑我!我做错什么了!”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哪里受过这种委屈,但手脚又被束缚在刑架上,只好破口大骂。罗浮生看着那细腰长腿的青年,恶狠狠的摸了摸冯庸的脸,带了点委屈的表情凑近冯庸:“你不知道你做错什么了?你碰那个女人了?你对着她能硬来?宝贝儿你这么不乖,是不是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?” 说罢他拿起旁特制的软鞭朝冯庸身上打去,这种软鞭打人不会见血,只能留下一道道红印子。“唔”一声闷哼从冯庸嘴里泄出来,持续的鞭打让他赤裸的上身布满红痕,腰身随着喘息在绳子下一起一伏,“生哥,啊....我..我疼...嗯~别...别打了......生哥,你疼疼我...”
     到底还是个孩子,又有这良好的出身,家里人疼还疼不过来呢,怎么舍得打他。冯庸从来没遭过这种罪,也没想过他生哥会打他。实在是疼的受不了 ,才软软的开口,想让对方放过自己。“嗯....生哥...我...我没碰那个女人....我...唔..只有对着你才硬的起来..”罗浮生嘴角划过一个几不可察的弧度,他停下了鞭打,欣赏着手中的作品。被束缚住的青年身上布满了鞭痕,虽喊着疼,下身却也是慢慢抬起了头。罗浮生轻笑一声,摸上那人的细腰,细细的拨弄着被划伤rushou,贴在他耳边一字一句的说到:“嗯?我平时是不是太惯着你了?你现在都敢骑到我头上来了?”呼出的热气打在冯庸耳边,引得那人频频躲避。






一定要结合我之前发的图片看!!!冯庸那个腰真的是!!这个妖精!!

【巍澜衍生/罗浮生✘冯庸 R18预警】生哥饶命!

    

脑洞来源

生哥饶命!(二)

       晚上七点左右,奉天某处青楼
    “把你们这好看地地姑娘们都给我叫出来,待会麻利儿的送到冯府,小爷今儿个要带咱们汉卿开开眼!”说话的人是个模样俊俏的青年,眉宇间透着一股子英气,左不过十八九的年龄,却故作成熟的梳了个背头,粉嫩嫩的嘴唇说话间一张一合,光看着就让人想亲上一口。这位便是冯德麟的长子冯家大少爷冯庸,边上站着的那个则是冯大少爷的结拜兄弟张学良。在这奉天城,这闯祸闯出圈的兄弟俩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但又仗着家中势力,根本无人能管。这不,一进这窑子,身上立马是缠上来好些个姑娘 ,八爪鱼似的,扒都扒不下来。眼尖的老鸨立马顶着笑脸迎了上来,这便有了刚才那一幕。
      冯大公子看着一脸好奇的张学良,把身上粘着的姑娘都扒拉开,勾肩搭背的带着人走出窑子。  “汉卿,今天哥哥就带你探探路,不过这地方不舒坦,还是回我那吧,老爷子最近不在家,咱放开了整。”

----------冯府-----------
     冯庸刚摁下桌上的一个电铃,十个姑娘便排着队搔首弄姿的从楼梯走上来。
    
张学良看着蠢蠢欲动的冯庸,不由的出声提醒:“冯老五啊,你家那口子要是知道你今儿个找了这么多女人,给他头上带了这么顶绿帽子,他能不扒了你的皮?你不要命了?”说完,似是想象到那可能出现的血腥场面,不由得打了个哆嗦。张学良口中的那口子,不是别人,正是洪门太子爷----罗浮生。

富裕人家的少爷,做的是却是杀人放火的勾当。本该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,气质却又端正斯文。有饱经世事的沉稳,又带着那么一丝轻佻。偏偏又生有那么一副好皮相,唇红齿白,让人移不开眼,根本不是这些俗物能比的。二人的关系也就是冯庸的兄弟们知道,有时会拿来调侃一番,除了他们,基本上没人知道洪门太子爷和冯大公子勾搭到了一起。
       冯庸听到这话,下意识的腿一软。心里暗骂:怎么把这尊大佛给忘了。他最近是过得太安生了,罗浮生有事带着人去了上海,自己老爹也不在家。两个能镇得住他的人都不在身边,这小妖精自然开始翻腾风浪了。想起了他以以前那段风流的日子,真是好不快活。所以才领着张学良到窑子里找找乐子,他都快忘了自己是个有“妇”之夫,况且那个“妇”还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如今被这么一提醒,他可是什么都想起来了。但是面上却也不能让人看了笑话去,只得无所谓的笑笑:“男人在外面打打野食怎么了?我俩的关系本就是你情我愿,他要是非得管着我那就一拍两散。汉卿啊,我跟你说,做这事可妙的很,赶紧的,看上哪个直接领屋去,二楼的房间我给你备好了!不跟你多说了,哥先快活快活!”说罢,便领着个姑娘走上了二楼的卧室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刚一进屋,冯大公子便把人压在了床上开始扒衣服,许是刚才张学良的话起了作用,慢慢的,这窑姐儿的脸变成了罗浮生那天仙似的又带着点戏谑的脸。女人趴在他胸膛上亲来亲去,留下了些红色的印子,尤其明显。这下好了,冯庸算是彻底清醒过来了,看着这丰满的女人的身体,他根本提不起任何兴趣。倒是因为想起了他家那口子,让下体慢慢起了反应。为了不让自家兄弟看笑话,他只得和这窑姐留在房中纯睡觉。入睡前还愤愤的想:呸,好你个罗浮生,你不在我身边,却有的是法子治我。




     萌死他俩啊啊啊啊啊!结合我直之前发的图适用更佳!!
    

    和小伙伴聊天突然有的一个脑洞!!!

  来品一品冯庸这个腰!!!这时候冯庸刚十七八,花钱找了个女人啪啪啪!!!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文马上发!先来个大纲!!!
    
      设定十七八的冯庸和罗浮生已经在一起了!
然后冯庸特别皮特别骚带着张学良去青楼找妹子。但是冯庸到最后关头怂了,想到了可怕地生哥可能会把他鸡鸡砍下来,但是他有不能让张看笑话,就在和一个妹子纯睡觉。然后罗浮生第二天早上来了,正好看到冯庸在二楼露个小腰【就他漏腰那张图】 ,生哥上楼一看,卧槽你他妈长本事了,就把人搞回去了,带回洪门,然后绑刑架上!!!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生哥饶命!(一)      生哥饶命!(二)